面对疫情,学点自然辩证法——写于恩格斯诞辰200周年

作者:赵晓舟/时间:2020-02-25/来源:大美智库 /

1848年,欧洲革命风起云涌。然而,在相对平静的英国却发生了一件改变世界的事。

637674189.jpg

这年早春二月,英国伦敦瓦伦街19号一家不大的印刷所,出版了一本不大起眼的书,作者分别是30岁和28岁的青年人,他们不仅没有任何官衔,而且还不断遭受当局的迫害,其书自然也得不到官方传媒的鼓噪,更不会受到主流社会的重视。当时,这本无法在市场上公开出售的书,仅作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内部材料分发给各地盟员。然而,谁也未曾预想到,就是这本书竟然改变了世界格局,因此先后诞生出十多个社会主义国家。一个半世纪以来,它像春风撒播种子,绿满大地,光照人间。这期间,有多少统治者的官方文书在显赫一时之后被尘封在历史的角落,而这本“小书”却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加光彩照人。这部篇幅不大的著作就是《共产党宣言》。它的作者是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这本小册子,篇幅不大,中文版只有25000字,它一经出版就震撼了世界,影响了人类。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有些思想如同流星般一闪即逝,而有些思想却像恒星一样熠熠生辉。发表于1848年年初的《共产党宣言》,不仅没有因为岁月流逝而失色,反而随着实践发展越发闪耀着真理的光芒,并对人类社会进程产生深刻影响。恩格斯本人评价《共产党宣言》是全部社会主义文献中传播最广和最具国际性的著作,是世界各国千百万工人共同的纲领。列宁评价恩格斯“他为天才的朋友树立了一块永不磨灭的纪念碑。无意间,他的名字也被镌刻在了上面。”

《共产党宣言》是人类思想发展史上的一座丰碑、是当代社会主义运动的科学指南。170多年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这个幽灵激荡了欧洲大陆,叩响了亚洲门扉,令整个世界为之改变,让千百万人因之而觉醒。此后,“幽灵”东行,开始了在中国的“徘徊”。170多年后的今天,这个幽灵指引社会主义中国已经昂然屹立于世界东方,并成为经济全球化的坚定捍卫者,成为引领全球化发展新方向的方案提供者,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强引擎。

作为一代伟人、全世界无产者公认的革命领袖之一,恩格斯非常关心对中国问题的研究。从他和马克思的著述可以看出,他们对中国问题都有一定的了解,对中国发生的重大事件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他们曾严词谴责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略和掠夺,对饱尝苦难的中国人民寄予深切的同情和希望。他们剖析了中国社会经济政治结构的特点,揭示了中国革命与西方革命之间的辩证关系。他们关于中国和中国问题的大量论述,既饱含着哲人的睿智,又倾注着先驱的期待。据有关专家统计,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一版50卷中,直接提及中国的地方有800多处,其中仅《资本论》一书中就有39处提到中国,两人专门论述中国问题的文章共有21篇。除此之外,恩格斯特别关注人与自然的和谐问题,早在一百多年前,他以其辩证的方法和前瞻的眼光阐明了人与自然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关系,强调人与自然必须协调发展。随着人类改造自然力量的不断增强,人与自然的矛盾也日益凸显。今天,重新学习恩格斯的自然观,对我们分析和判断当今全球环境治理以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面对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来袭,有关病源的探究更多指向人类对野生动物的猎杀餐食和不良生活习惯的影响。诸如滥吃野生动物,不用公筷、不勤洗手、不讲究公共卫生、随地吐痰,乱砍乱发乱挖等等。这些看似不经意的细节,却为病毒的传播提供了肆虐的温床。致使十七年前,我们万众一心抗击非典;十七年后,举国众志成城抗击新冠肺炎,宛若历史重演。在过去一个多月的疫情阻击战里,中国整个社会都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出现了无数平民英雄。但和平时代,我们更需要的是和谐、温馨、安宁。然而,这场灾难却让人类以牺牲无数鲜活的生命为代价,树立起一座座英雄丰碑。一方面,我们对英雄报以无尚的崇敬;另一方面,我们为逝去这些曾经的亲人而无比悲痛。

1917150374.jpg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一文中提醒人类: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恩格斯认为,人是自然界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人本身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离不开自然界,要靠自然界生活。然而,人类作为自然的改造者又自觉地与自然对立,总是不断地利用和改造自然界,使其更好地适应人类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如果人类在其社会实践中破坏自然界的平衡,必然会面临生存环境的危机。

自然界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人类须臾不能离开自然界生活。基于上述认识,恩格斯说:“我们必须时时记住:我们统治自然界,决不像征服者统治异民一样,决不像站在自然界以外的人一样。相反地,我们连同我们的肉、血和头都是属于自然界,存在于自然界的。我们对自然界的整个统治,是在于我们比其他一切动物强,能够正确认识和运用自然规律。”人与自然的这种对立统一客观上要求人们正确地认识和尊重自然界的基本规律,合理地改造自然界,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如果人类过分地榨取自然,必将遭受自然界的惩罚和制约,面临自身生存环境的危机。这一点,恩格斯为我们提供了许多可借鉴的案例:“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得到耕地,毁灭了森林,但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而成为不毛之地,因为他们使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就失去了水分的积聚中心和储藏库。阿尔卑斯山的意大利人,在山南坡砍光了在北坡得到精心保护的那同一种枞树林,没有预料到,这样一来,他们就把本地区的高山畜牧业的根基毁掉了;他们更没有预料到,他们这样做,竟使山泉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内枯竭了,同时在雨季又使更加凶猛的洪水倾泻到平原上。”历史的教训警示我们,敬畏自然,爱护环境,对人类的繁衍和生生不息至关重要。

2003年非典战役之后,钟南山、王经伦课题组曾写下《我们是否吸取了SARS的教训》一文,他们谈到“重要的一条就是必须建构和完善政府决策与社会应急机制,增强我们应对自然灾害和突发性事件的能力。在我们致力于发展经济,推进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同时,绝不可忽视危机管理,不可忽视突发事件对社会发展可能造成的干扰与破坏。”迄今为止,言犹在耳,振聋发聩。但我们究竟从中读懂了什么,吸取了那些教训,受到了那些启发,改进了那些不足,获得了那些教益,值得深思。

当前,席卷全国的抗击新冠病毒战役远没有结束,面对疫情在国内外多地出现,我们应该保持高度警惕,切不可有丝毫的麻痹大意。

恩格斯告诫我们:“没有哪一次巨大的灾难,不是以历史和进步为补偿的。”“一个聪明的民族,从灾难和错误中学到的东西会比平时多得多。”如果说,2003年抗击非典给我们的教训还不够深,那么,此次抗击新冠病毒已经让我们疼痛难忍。即使这样,我们依然无法逃避它,而且应该学会用一种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它。对于一个人来讲,灾难往往是成长的加速器,往往会成为其取得成就的重要条件。没有世界性的金融危机,罗斯福就不会作为一个伟大的总统而载入史册;没有耳聋这一毁灭性的打击,贝多芬也许就无法弹出世间绝唱;没有宫刑的奇耻大辱,司马迁说不定也没有决心完成那本鸿篇巨著《史记》;没有家道败落的经历,曹雪芹大概也无法写出《红楼梦》这一世界名著。

人人都不希望有灾难,但切不可“大难来时各自飞”。人世间,运气与灾难同在,经验与教训并行。在经历了新冠病毒这一史无前例的灾难之后,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扪心自问,自己从这场灾难中汲取了什么?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自我反思,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做的如何?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提醒自己,从现在开始该学点什么?

今年是伟大导师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为此,我向您郑重推荐:学点自然辩证法,让知识告诉未来。这不仅是为你为我为他,也是为了构建当代人类命运共同体。

qqq.jpg

点击图片进入专题

大美陕西网
微信二维码扫描关注
官方微公号

Copyright © 2020 大美陕西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联系客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