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镇——沣水凝辉

作者:赵晓舟/时间:2020-07-31/来源:《大美智库》 /

在我眼里,山美以秦岭为最,水美数沣河绮媚。我的故乡位于秦岭脚下的沣河西岸——秦镇,这里曾被誉为“丰京圣地、襟带镐京、沣水凝辉、千岩竞秀、终南佳胜”,我从小在此“临河而居,涉水而活”,留下了诸多童年回忆、少年情趣,尤其是那蜿蜒如带的一河沣水,每每想起,总是令人激动不已。

沣水即沣河之水。查史料可知,在中华版图上,以沣水或沣河命名者有三处之多,安徽、河北、山东均位列其中。我不熟悉以上几条沣河的历史渊源,仅知故乡的沣河也叫沣水。这条久负盛名的河流,全长78公里,它源于秦岭,汇入渭河。相传,上古时期洪水泛滥,经大禹疏凿乃成。历史上沣河东、西两岸不仅是西周都城沣京、镐京所在地,也是《诗经》和周礼的发源地。宋《集传》说:“沣水东北流,经丰邑之东,入渭而注于河。”据考证,《诗经》绝大部分源自沣河一带。其中,仅“雅、颂”两部分,确认作于沣河之滨。沣镐的诗歌有132首之多,占整个诗经的近乎一半。

两千年前,西周建丰镐二京于沣河之畔,设采诗官,沿沣河采集各地民风,经筛选、编撰、谱曲,奏于天子、以察民情。后孔圣定诗、毛公传诗,《诗经》位列五经之首,并走向世界。周礼的故乡,就是丰镐两京。《史记·周本纪》:“兴正礼乐,度制于是改,而民和睦,颂声兴。”可以说,这条静静流淌了数千年的沣河,是《诗经》的原乡,也堪称“诗经之河、礼乐之源”。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这些脍炙人口的诗句,常常让人联想起三千多年前的沣河两岸,大片的芦荻青苍苍,秋深了清晨的露水变成霜。诗人所怀念的心上人就站在对岸河边上。逆流而上去追寻她,追随她的道路险阻又漫长。顺流而下寻寻觅觅,她仿佛在河水中央。

沣河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上曾辉煌一时。西周时期,沣河从周朝的首都丰、镐二京穿城而过,铸造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座“双子”王城。秦阿房宫,西汉的长安城也“临沣”而建,充分展现了沣河在历代王朝建都选址中的重要性。

沣河流域自然条件优越、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早在公元前338年,苏秦游说秦惠王时,就赞誉秦国的关中“田肥美,民殷富,蓄积饶多”,誉为“天府”。秦汉时期更有了“天府之国”的桂冠。据载,大禹治理沣河,留下了“三过家门而不入”的美丽传说。周文王迁都沣河西岸的丰邑,周武王伐商得胜建立西周,又在沣河东岸始建镐京,开创了西安千年古都的开端。秦、汉、陏、唐帝国古都亦位于沣河流域,汉、唐时的昆明池也是引沣河水形成的。唐代时,沣河两岸是长安的京畿之地,人员来往更为频繁,因此,《全唐诗》中就有晚唐名将高骈所作“吟社客归秦渡晚”的诗句。

几千年来,沣河以其清澈的水源,滋养着沿岸的人们,以其秀丽的景色成为皇家囿苑和城郊游园,吸引着历代文人墨客吟诗赋词提笔作画。我国最古老的诗集《诗经》的开篇就是诞生在这里,其中“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麀鹿濯濯,白鸟翯翯”等佳句,无一不体现沣河两岸的自然美景。

有人说万里长江波澜壮阔、蜿蜒曲折,春潮是其丰采,惊涛是其气概;有人说八百里洞庭吞吐长江、容纳四水,烟波是其面容,浩渺是心胸,然而,“大江来从万山中,山势尽与江流东”。烟波浩渺、碧湖万顷,不及沣水清澈柔情。我爱沣河,爱她河水清浅,溪流潺潺,鱼翔浅底,芦荻两岸。我常常站在时光的河畔,独自欣赏柳絮如棉,听青燕呢喃;看远山含黛,听沣水无言;看牧童戏水,听渔舟唱晚。有时极目远眺,但见沣河自南而北,像一束银丝带,在阳光下波光潋滟,时而有白鹭翻飞,时而见金鲤跃起,河水悠然自得、无拘无束穿行在关中平原上。

今天的人们,至少还可以看见,上世纪40年代,由民国时期著名水利专家李仪祉在沣河秦渡镇南门外修建的拦河水坝和引沣灌溉的丰惠渠,浇灌了关中腹地二十余万亩农田。很多老年人还能清楚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在西咸交汇处的沣河东岸,分布着很多大口井,当地人称它为“洋井”。当时的人们通过截渗工程把沣河水引入这些水井,再通过大型水泵把水送往西安市区,那时西安城区的人们喝到的甘甜自来水,就是沣河的水。所以说,沣河是西安的母亲河,这句赞美之词,一点也不为过。

然而,就是这样一条美丽的河水,曾几何时,完全失去了昔日的风采。河沿岸一些不孝子孙,在利益的驱使下,把罪恶之手伸向母亲河,取石採砂,四处开挖,使秀美之河满目疮痍、一片狼藉。更有甚者,一些地方还把垃圾扔向河里,把污水引向河道。让这条已经忍辱负重的母亲河,深陷污染和断流的危险。于是,沣河那俊俏的容颜不见了,甜美的歌声消失了,临风摇曳的芦苇销声匿迹了。那个充满诗情画意的你,终究是被人们弄丢了。多少个傍晚,我独自来到沣河畔,黄昏下,但见河水低吟,芦花低沉,我内心无数次暗自呐喊:何时不让母亲河在伤心。

沣河,它养育了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一片土地上的关中人,为这里的人们提供了丰富的自然资源。沣河文化对周后各朝的文化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成为这一片土地上的人们文明的基础,也大大促进了中华文明的进步。保护沣河,是我辈义不容辞的责任。欣慰的是,这一天终于盼来了,虽然有点迟到,但为时不晚。

这是一个雨过天晴后的早晨,清风习习,云蒸霞蔚,我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迎着初升的旭日,驱车秦镇。沿途所到之处,映入眼里的或翠绿、或墨绿,完全脱掉了稚嫩浅薄的鹅黄底色,呈现出仲夏郁郁葱茏的景象,浓浓的把生命的层次极尽展现,就连大田里的庄稼都涨了几分精神,争先恐后舒展着身姿,生怕被人遗忘。我坐在车上,仰视蓝天上飘动的朵朵白云,想象着宇宙的浩瀚,银河的奥秘,奋斗的艰辛,人生的意义。不觉间车已行至秦镇大桥,我急忙打开车窗遥望终南,秦岭清晰可见、蔚为壮观。我俯视沣河,水声撩人心弦,两岸绿荫成片。尤其值得欣慰的是,河堤修复工程已经全面启动,这让我瞬间感到美丽的母亲河又要回来了。我叫停车走到桥边倚栏眺望,阳光洒满河水,泛起万顷银辉,星星点点,璀璨耀眼,数也数不清。看到今日沣河逐渐变回的模样,我的泪水湿润了眼眶,耳畔却回荡着唐朝贺知章“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诗章。

忽然一股微风吹来,带着一丝淡淡的清凉,更增添了我对故乡母亲河的遐想。纵览三山五岳,惯看千山万水,这些都不能与沣水媲美。见过春江花月,听过梁祝化蝶,这些都不及沣水令人陶醉。沧海桑田,春秋轮回,我的脑海里只铭记着镌刻在秦镇南城门楼上的题字——沣水凝辉。


大美陕西网
微信二维码扫描关注
官方微公号

Copyright © 2020 大美陕西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联系客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