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全省:实现强军目标,不忘来时之路

作者:张全省/时间:2020-07-31/来源:《大美智库》 /

8月1日是英雄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3周年纪念日。93年来人民解放军坚持听党指挥、牢记宗旨、英勇善战、砥砺奋进,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建立了彪炳史册的卓著功勋,成为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坚强柱石。今天的人民军队经受住革命、建设、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中各种风浪考验,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已经发展成为“威武之师、文明之师、和平之师”。新时代人民军队坚持习近平强军思想,正朝着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目标奋进。但无论走得多远,我们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尤其不能忘记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为党领导下的新型人民军队建设铸就的丰功伟绩。

南昌起义:

由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领导,成为党领导下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重要开端,开始从创党进入到建军的伟大实践。

1927年4月以来蒋介石、汪精卫在上海和武汉发动反革命政变,残酷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使国共合作反帝反军阀的国民革命遭到失败。全国处在一片白色恐怖当中。汪寿华、萧楚女、熊雄、陈延年、赵世炎等许多共产党的优秀领导干部、群众运动领袖人物,成千上万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革命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等倒在血泊中,牺牲在敌人屠刀下。共产党员数量由大革命高潮时近6万人锐减到1万人。中国革命由高潮转入低潮。为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政策,唤醒广大中国人民,把中国革命进行到底,7月12日中共中央进行改组停止总书记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领导,指定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彭湃等组成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决定在南昌暴动。1927年8月1日凌晨,南昌城的枪声划破寂静的夜空。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前敌委员会及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率领党掌握或影响下的国民革命军2万多人举行起义。经过5个小时激战,全歼守敌3000余人,缴获各种枪5000余支,占领了南昌城。

首先,南昌起义标志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开始。在中国革命处于低潮白色恐怖下,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第一枪,在全党和全国人民面前竖起一面鲜红的武装斗争旗帜,体现了共产党人不畏强暴、敢于斗争的革命精神,标志着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开始。

其次,南昌起义标志共产党领导下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重要开端。南昌起义虽然打出的是“国民党左派的旗帜”,以国民革命军名义,由贺龙担任总指挥,叶挺任前敌总指挥。但这次起义是由中共前敌委员会领导下进行。贺龙当时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他拒绝了敌人的拉拢及送来的金条银洋,冒着掉脑袋危险,明确表示坚决听党话、跟党走,在南昌举行起义,踏上革命之路。在1927年8月26日,当起义军攻占瑞金,处境艰难之时,再提入党请求,经过周恩来主持的前敌委员会同意,由周逸群介绍,贺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所以,这支起义部队,从一开始就改变了国民革命军的性质,同一切旧军队划清了界限,成为一支由共产党独立领导的崭新的人民军队。

再次,南昌起义后参加起义部队成为党独立领导的新型革命武装。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前敌委员会将起义部队整编为第20军、第11军、第9军三个军,由贺龙、叶挺、朱德分别兼任军长。共产党员廖乾吾、聂荣臻、朱克靖分别担任三个军的党代表。各师师长、党代表和起义军骨干,大部分由共产党员担任。起义军南下途中,中共前敌委员会在瑞金召开会议,决定抛弃国民党的旗号,将革命委员会由统一战线性质的政权改为无产阶级领导的工农政权。起义军在南下失利后,朱德、陈毅率领余部,面对强敌尾追、孤立无援、军心涣散的局面,在赣南整顿了部队中党的组织,建立了党支部,规定了组织和群众纪律,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开展军事训练。通过“赣南三整”为创建新型人民军队打好坚实基础。所以,南昌起义标志中国共产党从创建党进入到创建军队的伟大实践,成为共产党领导下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重要开端。

1933年7月1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根据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建议,决定8月1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从此,8月1日成为中国工农红军和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节。

秋收起义:

第一次以共产党名义发动,建立工农革命军,打出了人民军队第一军旗,奠定党领导下新型人民军队建设的重要基石。

1927年“八·七”会议后,中共中央派毛泽东前往湖南传达会议精神,并改组湖南省委,发动秋收起义。8月18日在长沙市郊沈家大屋召开的湖南省委会议上,毛泽东着重阐述了枪杆子出政权的思想。会议决定要与国民党彻底划清界限,旗帜鲜明地以中国共产党的名义号召群众,集中力量在湘东赣西武装起义。

其一,秋收起义建立了党领导的第一支武装力量,打出工农革命军旗号。参加秋收起义的大约5000人,不单有军队,而且有数量众多的工农武装。根据中共中央“军事方面,乡村用农民革命军,城市用工人革命军,简称农军、工军,合称工农革命军”。1927年9月初在修水的山口镇成立了余洒度为师长、余贲民任副师长、钟文璋任师参谋长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包括以原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为主力,以钟文璋团长的第一团;以安源工人纠察队、矿警队和萍乡等地农民自卫军改编,以王新亚为团长的第二团;以原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一个营和浏阳部分工农武装改编,苏先骏任团长的第三团及罗荣桓率领的崇通农民义勇军为主的师属特务连。1927年9月9日,毛泽东领导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由卢德铭担任总指挥,举行秋收起义。

其二,秋收起义第一次以共产党名义,打出工农革命军旗帜。发动秋收起义过程中,毛泽东认识到,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已经叛变革命,屠杀工农,成为白色恐怖的象征,坚决主张起义时,“我们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以共产党的名义领导人民革命。1927年9月初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成立后,开始设计自己的军旗。由于师部参谋何长工在法国勤工俭学时看到过苏联红军军旗,他受命和副官杨立三、参谋处处长陈树华等人仿照他们的军旗设计。经过比较、推敲、修改,最后确定旗幅为红色,象征革命;中央为白色五角星,象征共产党领导;星内嵌有交叉的黑色镰刀、斧头,象征工农大众紧密团结;靠旗杆一侧旗幅缝有白布条,上面用繁体字竖写着“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字样。寓意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农武装。“斧头劈出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第一面军旗的升起,为中国革命指明正确方向。

其三,秋收起义虽然在开始时以攻占大城市为目标,但在起义遭到严重挫折后,及时转到向农村进军,这是成为中国革命决定意义的新起点。毛泽东写下《西江月·秋收暴动》: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修铜一带不停留,便向平浏直进。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沉,霹雳一声暴动。作为前敌书记,秋收暴动的直接指挥者,这首短短50个字的诗词,分析了秋收起义爆发的原因及时间,真实地再现了秋收起义的历史,具有重要诗史价值。

三湾改编:

把党的支部建在连上,铸就永远听党指挥的人民军队军魂。

秋收起义按照原定目标是要夺取长沙。但参加起义部队主力只有5000余人,且分散使用,各自为战,行动并不统一,夺取中心城市长沙的目标难以实现。在遭受严重挫折,部队锐减至1500余人的危急关头,毛泽东决定改变攻打长沙计划,将部队拉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农村,坚持武装斗争,发展革命力量。29日当起义部队到达江西永新县三湾村时,毛泽东主持召开前委扩大会议,决定对部队整顿和改编,这就是著名的“三湾改编”。主要包括:将原来一个师缩编为一个团;把党支部建在连上,连以上各级设党代表,实行党的前敌委员会统一领导制度,确立“党指挥枪”的原则,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在团营连各级建立士兵委员会,保证士兵政治地位和民主权利,建立新型官兵关系。三湾改编首次实行支部建在连上,是确立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原则的开端,同时实行民主制度,对把以农民和旧军人为主体的革命武装,建设成为党领导下的新型人民军队具有重要的意义。

广州起义:

首次打出了“工农红军”旗帜,为党创建和领导人民军队积累了重要经验。

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发动反革命政变,背叛革命,这使中国共产党人认识到必须从与资产阶级合作迅速转变到独立地创建军队,领导武装斗争上来。八七会议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总方针。1927年12月11日,在共产党人张太雷、叶挺、黄平、周文雍、叶剑英等领导下,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官教导团、警卫团、黄埔军校特务营、广州工人赤卫队以及南海、花县农民武装等共6000多人,在广州的苏联、朝鲜、越南的部分革命者及广州工人约2万人举行起义。经过几个小时激战,起义军占领广州市大部分地区,成立广州苏维埃政府。起义爆发后,国民党军队从四面包围,敌强我弱,力量十分悬殊,起义军经过三天激战,数千人壮烈牺牲,起义以失败告终,但对于人民军队创建和发展,具有重大历史意义。

首先,广州起义第一次打出“工农红军”的旗号。这次起义是共产党第一次实施城乡配合、工农兵联合举行的武装起义。因有苏联顾问参与指导,第一次打出“工农红军”旗号,起义以后组建工农红军第四师,是中国真正意义的人民军队的最早部队之一。

其次,广州起义培养锻炼了军队的骨干力量,探索军队的政治工作。体现的革命创新精神,英勇善战的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以及团结奋斗的精神,是人民军队创建和发展过程中的宝贵精神财富。

再次广州起义探索了中国共产党创建和领导人民军队的经验,为中国共产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道路的探索作出了重大贡献。

1928年5月25日中共中央发布《军事工作大纲》,明确规定武装“割据区所建立之军队,可正式定名为红军,取消以前工农革命军的名义”。井冈山上的毛泽东、朱德遵照中央指示,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正式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各革命根据地武装力量奉命改称“红军”。1931年后全国各地革命军队统一改称“中国工农红军。”

古田会议:

第一次以党的决议形式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成为党领导下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重要里程碑。

1929年12月28-29日,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村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史称"古田会议”。古田会议的召开,与大革命失败后党领导下的工农红军中存在的问题密切相关。

大革命失败以后,中国共产党被迫转到农村进行武装斗争,农民出身者在党和军队的成份越来越多。在开展革命斗争过程中,红四军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并未得到彻底肃清,反而随着形势和环境变化更加突出。在毛泽东看来“红军第四军的共产党内存在着各种非无产阶级的思想,这对于执行党的正确路线,妨碍极大。若不彻底纠正,则中国伟大革命斗争给予红军第四军的任务,是必然担负不起来的。”所以,如何克服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把以农民为主要成份的政党和军队建设成为无产阶级先锋队和人民军队,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大问题。古田会议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第一次以党的决议形式明确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一永远不变的军魂。

首先坚持思想建党。古田会议根据农民占党员和军队绝大多数,非无产阶级思想严重影响党的路线方针执行的问题,确定把思想建设放在首位,坚持思想建党原则,用无产阶级思想来武装教育党员,使党成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其次强调政治建军。根据红四军存在的极端民主化、重军事轻政治、不重视建立巩固根据地、流寇思想和军阀主义等严重问题,确立党指挥枪的原则,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及其政治建军,铸就了中国工农红军的灵魂。

再次,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解决了建设一支怎样的军队,军队为谁服务,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

从南昌举义到广州起义,从秋收暴动到朱毛井冈会师,从“三湾改编”到古田会议,最终完成了党领导下一支新型人民军队的创建。给我们带来重要启示。一是要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是人民军队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传家法宝。二是必须把思想建设放在首位。这是保持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实现人民军队宗旨的根本保证。三是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只有适应党长期在农村,农民党员占绝大多数的实际,坚持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原则,克服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永葆党的纯洁性和先进性,我们党才能把农民占绝大多数的党建设成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把带有旧式军队习惯和作风的军队建设成为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领导中国革命取得成功。

参考文献:

1.李涛:秋收起义的三个“第一”,学习时报2017-09-11

2.沈燕培:古田会议决议对党和军队建设引领的当代启示,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20(3)

(作者系宝鸡文理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陕西省重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

大美陕西网
微信二维码扫描关注
官方微公号

Copyright © 2020 大美陕西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联系客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