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瑞芳:纵使无人亦自芳

作者:赵晓舟/时间:2020-06-30/来源:大美陕西网 /

近日,在2020年陕西省三八红旗手(集体)颁奖典礼人民上,艺术家石瑞芳,被陕西省妇联、省委文明办、省文化旅游厅、省公安厅、省卫健委、省军区等部门授予陕西省三八红旗手称号,这是她本人继2018年荣获首届“西安之星”称号,2019年荣获西安市五一劳动奖章后获得的又一殊荣。业内人士高度评价多面手石瑞芳“已远远不只是一个书法家,更像是一位在书法艺术上自由行走的苏小妹。”

独树一帜的书法造诣

当代书法艺术之林,女书法家队伍颇得人们关注,因为现在很多女书法家的书法功力达到了巾帼不让须眉的境界,她们的笔力雄强,翰墨洒脱,让一些男性书法家也颇感汗颜,所以说女书法家在当代书法艺术之林,真可谓是撑起了半边天。在女书法家的队伍当中,著名书法家石瑞芳可谓是出类拔萃、一枝独秀。原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长安书坛大鳄雷珍民先生评价:瑞芳于诸体皆有涉猎,尤长于行草书和楷书,写得从容淡静、收放自如,特别是行草书,从“二王”中来,大字雍容典雅,既有得自家法的豪壮之气,又有《瘗鹤铭》的疏朗风致。小字则如空谷幽兰,晴鹤翩翩,委婉细腻,顾盼生姿。楷书多得益于《张玄墓志》,又流露出晚明人的逸趣。从作品中,看得出她受着古人法帖、陕西地域书风和当代书风的多重引导,表明她对书法的思考是深刻而全面的。同时,她对父亲有继承,又有甄别,更有将雄强浑厚的特征与彰显女性书风特征加以有机融合的创作态势。

观石瑞芳书作之笔法,随性随形而运,不刻意工笔,无姿媚俗气,也不极尽恣肆。中锋运行,线质有毛涩感,时见侧锋,使转圆融,字相朴君妍臣;偶有篆书章草笔法参入而显古意。哪怕是行草书,也不过分解构字形,不过分夸张起落收放;素线构字,左右开张,主笔扛鼎,字字有生气,笔笔有正气。

轴线结篇,以开合聚散、笔轻墨重、大小干枯、短长肥瘦之变化抒写情绪起伏与行笔韵律,时有王铎墨意,为之生气盎然;字字笔断脉通,干净利落,不左右摇摆,少纤丝连环。磊磊落落,有君子气。哪怕是她的隶书、小楷也弥漫着自然简远之萧散气质。

在石瑞芳书法中看不到炫技、追巧等时风,看不到道家出世游物之无为和释家悲怀极乐之虚空。随处可见的是她脚踏实地,坚守传统,执着于儒家中和审美诉求,刚柔并济,动静相生,从容之中彰显质朴自然之韵致和文质彬彬之气质。这或许跟石瑞芳既有父亲的北方雄浑磅礴之血脉又有母亲南方小桥流水之血脉的遗传有关系。石瑞芳父亲石宪章,是书法界的大咖,其榜书尤得世人珍爱。石瑞芳自幼随父研习书法,在书法创作上独具特色、硕果累累,是一位享誉三秦,深受人民群众喜爱的“德艺双馨”书法名家。作为陕西省书协副主席、西安市文联副主席、西安市书协主席,多年来,石瑞芳的作品30余次在国际、国内大赛中获奖。

近年来,石瑞芳又重回秦汉,潜心篆书、隶书、章草。几乎遍临先古碑帖,涵泳千年书法传统,汲取古人笔法奥妙,滋养了一身的儒雅之气质。更可贵之处是她没有宗其一脉不及其余,而是以儒家之中庸取舍了两脉,熔炼一炉,形成自家中和自然书法之美。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曾评价石瑞芳:于性之随意,破森严之矩度,枯笔焦墨中,透高古之苍莽;于隶篆之中,融书家生命个体与艺术个性;于即兴随意中显操控之能;于点画筋骨中隐伏内在力度,不离根本,通篇散发章草气息。

别有洞天的诗词作品

雷珍民先生说:石瑞芳不仅善书,诗文亦佳。除能即兴作诗应景外,确有诗才与气质。其家君亡故三周年时,她悲怀而作的《父殇》,深情哀恸,辞采绮丽,令人大为感佩。比如描绘父亲书风及坦对生死之句:“字阔反觉屋檐小,血溅盆盂若桃新。”又如再现幻觉之句:“忽见一鸟天际来,高旋低徊到裙边”;“猛见先父乘霞来,谈笑自若似从前”。不难推想,她一定熟诵过白居易的《长恨歌》,李白写怀素的《草书歌行》,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诸艺之母皆为文,确为不二法门。但她能化经典为己情,实为吞翠吐芳矣。她如此思恋父亲,除了一般女儿家常有的对于父亲的“俄狄浦斯情结”外,更重要的在于:父女是同道艺术家,血肉之关联如同二王父子、大小欧阳。下面摘录其诗几首,可见一斑:

儿时,羽翼未丰,父爱如山,耳濡目染,如影随形,祭父雄文,可见一斑。

理我蓬乱头,笑我憔悴颜。

问我诗与文,解我惑与难。

赴碑林,痴迷拓片,先贤书品,倾情崇拜。

总角喜闻墨花香,斜攀父背描二王。

而今识得个中趣,书外精神涵咏长。

画九品之《读八大石涛画有感》

八大石涛擅画坛,一为简易一为繁。

空门遁入求世理,名利场中本色难!

其父三周年,夤夜辗转难眠,缠绵书案,灵肉俱空,泪以化诗,诗已成书。不能自已,遂作《父殇》,凡七百余言,思念之切,依赖之深,父爱之伟,情景交融,如泣如诉,闻者落泪,听者凄然。尾声一如绝响,令人拍案。

赠我竹杖忽不见,生死亡父隔云端。

隔云端,心相牵,知父笔重力万盘。

不惮弱体承父志,鹏翼再举向三山!

与石瑞芳熟悉的人知道,她喜欢中国古典文学,作《学书十二意》书论,文言笔法,语言凝练,立意独到,既见古文功力,又见书学见地;善古体诗,喜欢李清照,出版诗集。

诗为心志,书乃心画。诗意的生活使石瑞芳女士拥有了诗意的“心画”表达,拥有了“心画”与“心志”灵感的琴瑟共鸣,拥有了诗人丰富的艺术形象思维特质,拥有了诗与书之意境构筑的通感互助通途——更易于进入审美创造的妙境,给书法艺术家插上飞翔的翅膀。

她不仅能书,也偶作兰草,闲写诗词,欣然能诵。作品在国际、国内大赛中曾获30余次大奖。石瑞芳是一个自觉者,她自觉地以诗涤练自己的书法,以书法去凝结更广大的诗的空间。她的书法是一个诗书合一的世界,是一个为自己构筑的心灵纯净的世界,是一个排除干扰,复归自我的世界。席勒说过“素朴诗人的气质是客观、情感、知性,有限、存在”,诗使她获得了一种超验,沉浸在想象之中去陈述印象、幻想和心境,对世界获得一种更为深刻的理解。

德艺双馨的人生境界

世界著名画家梵高说“爱之花开放的地方,生命便能欣欣向荣。”梭洛说“德行善举是唯一不败的投资。”身为艺术家,石瑞芳女士深谙此理,她富有爱心,扶贫济困,乐于助人,多次举办义卖捐款,参加义捐作品活动,表现出一个艺术家高度的社会责任感。2011年,她担任西安市书协主席以来,团结带领全市书法工作者,紧紧围绕西安建设,组织开展了一系列形式多样的书法文化活动,涌现出一大批有实力的书法名家和精品力作,有力地提升了书法艺术的社会影响力,为西安文艺事业繁荣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先后近百次组织带领广大书法家深入农村、社区、学校、军营、工厂,开展“义务书法,文化送温暖”活动,极大的丰富了基层群众的文化生活,得到了广大群众欢迎和好评,为艺术家树立了榜样。

创作之余,石瑞芳还利于自己身为政协委员的身份,积极向政府建言献策。她认为,西安是中国汉字和书法的故乡,也是文化之都,除了“书香之城”“音乐之城”之外,还应该再多一个“书法之城”。她说:“从‘仓颉造字’,到甲骨文、金文、石鼓文的演变,从秦统一六国文字,到大篆、小篆、楷书、隶书、行草之发展形成,皆产生于西安及其周边区域。被誉为中国书法艺术宝库的西安碑林,更是中国历代书法名家巨匠的艺术荟萃之地。特别是汉唐时期,中国书法艺术通过丝绸之路由东方传播至西方,对东、西方文化交流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对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产生了广泛影响。”因此,她建议,在当前国家深度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大背景下,西安应充分发挥自身资源优势,抢抓机遇,以书法为媒,弘扬传统文化,通过建设“一带一路”书法艺术博物馆搭建与丝路沿线国家地区的书法艺术交流,还可以通过举办“一带一路”沿线国际书法展,促进与不同国家的文化互鉴。此外,她还表示,西安书法艺术博物馆的建设和书法艺术的发展应该融入国际视野。

由于石瑞芳女士在书法艺术和社会公益事业方面的突出贡献,她先后获得了“陕西省十杰青年书法家”(1996年)、“三秦文化优秀女性”(2013年)、“中国书法进万家先进个人”(2015年)、“全国优秀文艺志愿者”(2017年)、“西安巾帼之星(2017年)”等荣誉称号,2018年被中共西安市委和西安市政府授予“西安之星”荣誉称号,2019年3月被西安市妇联授予“西安市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同年被西安市政府评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大美陕西网
微信二维码扫描关注
官方微公号

Copyright © 2020 大美陕西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联系客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