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全省:西部开发当先锋,屯垦戍边是英雄

作者:张全省/时间:2020-06-04/来源:《大美智库》 /

——参观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有感

2019年7月6日,利用参加由石河子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主办的“第七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论坛”的机会,我来到了向往已久的新疆石河子。这次参会一个特别大的收获就是参观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我们可爱的军垦战士为西部开发勇当先锋,奉献青春,为屯垦戍边艰苦奋斗,流血流汗的英雄事迹,让我久久难以忘怀。

一座由军垦战士亲手打造铸就的英雄城市石河子

石河子据说是其因东面有泉水汇成小河,河边有布满石子的干涸河床而得名。这里北接准噶尔盆地、南靠天山北麓,过去是一片戈壁荒滩,荒无人烟。但今天她成为兵团人创造的人进沙退、沙退地绿的奇迹。被称之为“戈壁明珠”,“花园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国家森林城市”,更是联合国“人居环境改善良好城市”。今天石河子“半城绿树半城楼”,天特别蓝,水特别清,树木特别多。各族人民安居乐业。石河子之所以有今天,主要得益于新疆和平解放后,王震将军带领解放军战士们在这里进行大规模的屯垦,没有他们的奋勇争先,流血流汗,就不可能诞生这座戈壁绿洲,塞外江南。

“十万大军出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塞上风光无限好,何须争入玉门关。”兵团主要创建者张仲瀚将军写下的这首《感怀》诗,是这段历史的最好见证。1949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根据党中央和毛主席迅速进军大西北、解放全中国的命令,一举攻克兰州。紧接着第一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王震将军率领二、六军数万雄兵越过瀚海戈壁,西出玉门关,北穿星星峡,直逼新疆。这时国民党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将军深明大义,为避免生灵涂炭,冲破重重困难和阻力,于1949年9月25日率部通电起义。面积达160万平方公里的新疆获得和平解放。

新疆是我国富饶美丽的好地方,但在历代反动统治阶级的残酷剥削下,各族人民生活十分困苦,农业生产一直处于十分落后的状态,农牧区一片衰败景象。全疆的耕畜、农具极端缺乏,耕作技术粗放,农作物产量极低,不少地方粮食长期不能实现自给。因而进疆部队的吃饭也成了大问题。为了保卫边疆、建设边疆,解放军在追剿残余的国民党匪帮,协助政府进行民主改革的同时,为减轻各族人民的负担,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大生产运动,成为西部开发的先声。

1949年12月5日,毛主席发出了《关于1950年军队参加生产建设工作的指示》,立即得到驻疆解放军官兵的热烈响应。10万大军于1950年2月底,在大雪纷飞、滴水成冰的日子里,拉着爬犁,开赴天山以南的塔里木盆地和天山以北的准噶尔盆地,在人迹罕见辽阔无边的荒原上开荒造田,开始了军垦第一犁。部队到达垦区后,遇到的困难让人难以想像。据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陶峙岳将军回忆说:“垦区都是万古荒原,人烟极少,首先遇到的困难是食宿问题。既无民房、又缺帐篷,但有芦苇遍野,战士们乃砍伐芦苇,搭盖成棚子,或挖地窝子,以芦苇覆盖,这样聊以藏身。但芦苇棚子不足以避风雨,下雨时,棚里也下雨,雨止了,棚里还要继续下一阵。下雪时,晚上睡觉,早晨起来被子上也被一层雪盖着。吃的问题,不要说菜,就是麦子也没有地方磨,只好将麦粒煮一煮充饥。”“到垦区后不久,玛纳斯河水暴涨,道路翻浆,运输中断,粮食供应困难。军垦战士们只有节食度日,开始每人每天还能分四两麦子,后来有的单位连四两麦子也没有了。在大拐的七十四团三营断粮达40天,后来只能挖芦苇根充饥”。

然而,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生产的号子响云天,劳动的歌声震荒原。步兵二十五师战士写下这样的诗:“长征红军啃草根,哪来麦粒囫囵吞,万事开头总有苦,越苦越干越光荣,春天种子播成行,秋天就有棉和粮,劳动创造新世界,艰苦岁月不会长。” 官兵们满怀着战胜困难,夺取胜利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王震司令员、陶峙岳将军等各级领导,不畏艰苦,身先士卒,亲自参加天上南北的大生产运动,为大家作出表率。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二十二兵团垦区,1950年化雪前后,共搭盖芦苇棚及挖地窝子3000多个。凭着十字镐、军用圆锹,少量自制的坎土曼,以及用人拉犁,在6月底共开荒造田23万多亩,开渠和整修大小渠道100多条。经过广大指战员的辛勤劳动,1950年取得令人鼓舞的大成绩,无论蔬菜、肉食和粮食,都可以自给和部分自给。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馆舍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二兵团机关办公楼。这幢1952年建立的苏式小楼,是当年石河子的第一幢“高楼”,被称为“军垦第一楼”。1954年军垦战士集体脱下军装变成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成为兵团人的主要任务。今天的新疆,兵团用占全疆1/7的人口,生产了新疆1/5的粮食、2/5的棉花和1/3的棉纱、棉布、食糖,并交纳1/5的税金。

站在军垦博物馆王震将军雕像前,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如果不是当年将军带领千军万马开进了沉寂的戈壁荒滩,把亘古荒凉的土地变成了激情燃烧的热土,能有今天美丽石河子吗?石河子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是一座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解放军英雄们建造起来的城市,是中国共产党人用血与火铸造的一座生命丰碑!

一件让人掉下眼泪的有296块补丁的衣服

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二楼展厅中央,当我看着一件破旧的军大衣时我禁不住流下眼泪。这是一件1950年配发的军大衣,里里外外补丁摞补丁,竟补满了大大小小各种颜色的补丁296块。原来,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新疆一穷二白,百废待兴。兵团战士们响应王震将军的号召,节衣缩食,把省下的每一分钱都用在新疆工业建设上。当时农八师122团一个叫王德明的军垦战士,为减轻国家负担,自己从不主动领取新军装,而是把已经磨烂的军装缝缝补补后接着再穿。这才有了这件承载着兵团历史与精神的“百衲衣”。这件军大衣是当年军垦战士们艰苦创业、艰苦奋斗的真实物证,更是英雄的军垦战士勤俭节约、为国分忧精神的绝好体现。

一批把青春和热血奉献在天山南北的戈壁母亲

1949年9月底,新疆和平解放后,20万驻疆战士按照毛主席“把战斗的武器保存起来,拿起生产建设的武器”的指示,依靠屯垦来戍守边陲。然而刚刚解放的新疆可谓是百废待兴,可又地处偏远,交通极不发达。生活环境和条件异常艰苦,但我们的驻疆战士没有被困难吓倒,他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开荒种地,挖渠灌溉。开荒需要爬犁,第49团战士们十多天时间就造出1400多架;耕地需要灌溉,驻疆部队1年之内在天山南北修了32条水渠,总长达1235公里……。而在解决这些问题之后,最让人头疼的就是官兵们的婚姻问题。

在解放新疆之后,为了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部队明确规定:“汉族军人不允许与少数民族妇女结婚。”但当时新疆的汉族人口一共只有30万。为了解决官兵们的婚姻问题,当时部队专门立了新规,“家里有老婆的、订了婚的,可以送来;家里既没有结婚又没有订婚的,父母亲戚能给你订一个的也可以送来;路费等一切由公家负担。”但还是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彭德怀视察新疆时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对官兵们表示,他已经跟王震将军讲了,为了我们的屯垦事业后继有人,叫他到内地招一批女兵来。王震将此事向毛泽东作了请示。由于毛泽东和王震都是湖南人,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动员湘妹子到新疆。1950年春,王震亲自写信给时任湖南省委书记黄克诚,希望协助招聘一批女兵。1950年初,《新湖南报》连续刊登了招聘女兵的广告,号召女青年参军去保卫边疆、建设边疆。得到在校女生、社会女青年的热烈响应。她们争先恐后去营盘街47号招聘团报名。1950年招收了3600多名女兵入疆,1951年、1952年又招收了近5000名湘女,这便是“八千湘女”的由来。但实际上进驻新疆的女兵,不止是湘妹子。这期间王震还从华东招了2000多部队女护士,从山东征了3000名女兵,从陕西招了800女兵;1954年,又从山东征了7000名女兵。据史料记载,1950年3月8日,最早的一批女兵1300名湖南妹子,满怀激情告别家乡奔赴遥远的新疆。一路上他们高唱着革命歌曲:“年青人火热的心,永远跟着毛泽东前进……”。

新的生活向她们招手,美好的理想让她们思绪万千,忘记了乡恋。火车一直开到了西安车站。在西安兵站休息几天后,她们改乘新疆军区的大卡车,沿着古代丝绸之路,每车40多人,编队浩荡西进。汽车在一眼望不到边的戈壁上颠簸前进,放眼西望,风起沙扬,车上尽管有帆布罩着,但女兵们头上、脸上、浑身都是沙尘。戈壁滩里昼夜温差极大,白天烈日灼烤,奇热难耐,晚上则是朔风狂吹,冻得人浑身发抖。特别是在戈壁滩上由于要节约着喝水,女兵们人人嘴上长了燎泡,张口闭口都疼痛难忍,还要啃一寸厚的面饼充饥。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了乌鲁木齐。女兵们受到王震将军及其他领导人的接见,在经过一段时间学习休整后,除少数留在军区直属机关,大部分女兵分到天山南北二十二兵团垦区。以后几批女兵也都是如此。在湘妹子到达垦区之前,这里是地地道道的“男儿国”。首批女兵到来后,部队首长提出“组织牵线,领导谈话,双方谈心,服从决定,不能乱来”的原则,帮助男兵解决婚姻问题。随着大量女兵招到新疆,军人婚姻问题,也就按职务、参加革命的时间,一批一批逐步得到了解决。到1954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的时候,部队中女性的比例增长到40%。

征集女兵进入新疆,大大平衡了军队中男女的比例,客观上适当解决了士兵们的婚姻问题。这些女兵来到新疆后,加入到各项事业建设队伍里,骑兵团、学校、文工团、拖拉机厂、医院等等,她们为新疆的开垦和文化生活发展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些当年平均年龄只有18岁的姑娘,由于许多人能识文断字,属于文化人,因而他们到了新疆后,在成为妻子和母亲同时,许多人成为这里第一代女教师、女医生、女护士、女农技师、女拖拉机手、女文艺兵,她们是文化使者,用湖湘文明、齐鲁文化、三秦文化滋润了天山南北,同时把女性柔情献给新疆,以小我的牺牲换来了一个大美的新疆,美丽的石河子。

一群最大愿望只是想坐坐火车,到乌鲁木齐看看的可敬可爱的“沙海老兵”

1949年9月底,新疆和平解放后,一小撮不甘心失败的反动分子密谋在和田发动武装暴乱,需要解放军紧急去平叛。驻守在阿克苏的原二军五师15团(前身是三五九旅七一九团)承担了这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当时,从阿克苏到和田去有三条路,一条是沿今乌鲁木齐至和田公路经喀什、莎车至和田;一条是由巴楚沿叶尔羌河到莎车,再经叶城到和田;第三条则是沿着和田河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直插和田。前两条路都是大道,有人家也有水,肯定好走,但必须绕行五六百里路。因为评定和田叛乱的任务非常紧急,部队首长在认真考虑后决定,选择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这条1580公里的险路。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新疆南疆的塔里木盆地中心,整个沙漠东西长约1000余公里,南北宽约400多公里,总面积337600平方公里,是中国最大的沙漠。

有人说这里是走进去出不来的大沙漠。所以,当部队找到两位“老沙漠”希望他们作向导时带领解放军穿越时,他们连连摇头,不愿意前往。后来部队找到当地一位叫阿不杜拉的老人引路。1949年12月5日,向和田进军的行动正式开始。阿克苏万人空巷,各族群众前来为部队送行。这支由1800名解放军官兵组成的队伍每人1支步枪、1把刺刀、40发子弹、4颗手榴弹、1把铁锹,外加5斤炒面、馕饼若干,以及背包、行李等。因为时间紧、任务重,为了赶路程,大家每天几乎要跑步前进100公里左右的路程。在战胜了严重的沙尘暴和极度干渴、饥饿和疲惫等各种困难后,历时18个昼夜,行军1580里路,终于在1949年12月22日及时到达和田,创造出徒步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奇迹,得到彭德怀、习仲勋的特别通令嘉奖。就连当时的叛乱分子也没有想到解放军来得这样快,像是神兵天降,迅速平息了反革命暴乱。在平定叛乱之后,这支英雄的部队就地屯垦戍边。其后按照上级命令集体转业,在亘古荒原中建立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14师47团。从此他们就像一棵棵胡杨一样,把根深深扎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挺立守望,驻守边疆,被称为“沙海老兵”。

几十年过去了,“沙海老兵”中的大部分已经去世,将自己的尸骨也撒在这片荒漠,把子孙后代也留在了这里,目前健在的人已经不多。就在建国50周年前夕,兵团领导前去看望他们,问他们有啥愿望。这些老兵有的说一辈子没坐过火车,有的说没到过乌鲁木齐,还有的说离开王震将军几十年了想见见将军。其中有一个患老年痴呆的老军垦,在大家交流时他不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表情,但当问到当年所在部队番号和名字时候,他马上站起敬礼,准确地报出二军五师15团。听到讲解员讲到这里时,我的眼睛湿润了。我觉得这个老兵虽然老年痴呆了,但实际上他已经把他们部队的番号和自己对党和人民军队的忠诚融进了血液里,刻在了骨骼中。后来,兵团领导把这些老兵接到乌鲁木齐,安排在最好的宾馆。但是,等到晚上睡觉时,老兵看着雪白干净的床单,竟然舍不得在床上睡觉,而是衣服也没脱就在地毯上躺了一夜。早上进房间打扫卫生的服务员,看到躺在地毯上睡觉的老兵们,看到没一点褶皱的床铺,一下子泪流满面,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而当老军垦战士到达了石河子,面对广场上矗立的王震将军雕像,没有任何人组织,没有任何人命令,步履蹒跚的老军人自动列队,颤抖着双手向将军行了庄严的军礼,喊出他们驻守和田完成任务发自肺腑的声音:“报告司令员,我们是原五师15团的战士,你交给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 ”

参观完军垦博物馆,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一是人们经常说,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国之大,这次我到石河子有了亲身感受。石河子大学的老师告诉我们,新疆总面积16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3个法国,10个河南、16个江苏、100个北京、250个上海,1660个香港。是中国陆地面积最大的省级行政区,占中国国土总面积六分之一。新疆确实辽阔而美丽,但我想,新疆能有今天,她的稳定安宁是我们兵团战士用自己青春甚至生命守护的结果,新疆今天的繁荣发展是我们的兵团战士艰苦奋斗,流血流汗换来的。老军垦战士实际上就是西部开发的先锋。新疆的继续发展离不开兵团战士的继续奋斗;二是老一代兵团战士在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斗争,艰苦创业,战天斗地,孕育形成了热爱祖国、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开拓进取的兵团精神,这是他们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我们应该倍加珍惜,新疆的发展,新一轮西部开发,需要把兵团精神进一步弘扬光大。三是今天新疆社会大局稳定、经济快速发展、民生持续改善、民族团结和谐。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石河子大学的老师告诉我们,这几年在新疆治理过程中,采取的一些举措起到了明显成效。这包括推行“网格化”治安模式。就是在空间上,把中心城市、县城、乡镇、村分解为大、中、小、微四級,形成网格,划片管理。大约每三百米设一个“警察便民服务中心”,24小时值守,可在一分钟内出警。做好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和联谊活动。派出由各级干部组成的7万人的工作队进驻乡村,数以百万计的党政机关干部轮流在乡下蹲点,全覆盖、无死角。城市的公务员、企事业单位人员,全部都要按规定在南疆四地州认一二门亲戚,目前已有168万户結成民族团结一家亲,并且每年至少六次走访亲戚,同吃同住同作息,真心实意为群众办实事好事,把历史、文化、民族、国家认同带到农家炕头。开办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简称“教培中心”),通过开展多种形式的帮教工作,让学员在这里免费学语言,学法律,学技能,最大限度地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有违法行为或者轻微犯罪行为的人员,避免其成为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另一种受害者和牺牲品。再就是在反对“三股势力”的斗争中,在面对大是大非问题时,必须做到旗帜鲜明,勇于发声亮剑,绝不包庇纵容,态度暧昧,坚决反对“两面人”。在做好维稳工作同时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凝聚民心。正是这些维稳工作的组合拳,有效防范了暴力恐怖、宗教极端、民族分裂势力的渗透,维护了新疆的和谐稳定发展。所以,人们说新疆是今天中国最安全的地方。2018年,新疆全年旅游人数首次突破1.5亿人次,增长率高达百分之四十。2019年春节假期,到访新疆的游客超过300万人,创历史新高。

但是我们也要认识到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境内外“三股势力”在中国新疆策划并组织实施了数千起系列暴力恐怖事件,不仅严重破坏了新疆安定祥和的秩序、团结进步的氛围,更是肆意践踏了新疆各族群众的生命权、健康权、财产权和发展权等基本人权。经过这几年的治理,新疆今天社会和谐,民族团结,经济发展,面貌一新。但今天新疆维稳形势依然严峻,而维护新疆的和谐安宁,依然离不开兵团的中流砥柱、铜墙铁壁的作用的发挥。2014年6月习总书记在考察新疆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时强调:新形势下,兵团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使兵团真正成为安边固疆的稳定器、凝聚各族群众的大熔炉、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示范区。这既是对我们党屯垦戍边事业发展规律的深刻揭示,也是对兵团履行职责使命的高度概括。新疆是个好地方,自汉朝以来就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到了新疆才知道中国之大,到了新疆走一走会更加热爱我们伟大的祖国。所以我们绝不能允许任何人、任何势力把新疆从中国分离出去。我们应该弘扬兵团精神,做好新时代西部开发,更加努力建设好新疆,让这片神奇的国土更加美丽富饶,在21世纪丝绸之路上灿放新的绚丽的光彩!

参考文献:

1、郑文法、廖海庭、王新宝:《寻访徒步穿越“死亡之海”的老兵们》,《解放军报》2005年12月19日。

2、厉彦林:《致敬,英雄的戈壁母亲》,《光明日报》2020年1月10日14版。

3、李 桦:《天山之子张仲瀚 新疆军垦第一人》,《北京日报》2008年3月14日。

4、卢一萍:《八千湘女上天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14年版。

(作者为宝鸡文理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陕西省重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大美陕西网
微信二维码扫描关注
官方微公号

Copyright © 2020 大美陕西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联系客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