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来勤:悟于蛰伏抗疫时

作者:白来勤/时间:2020-02-21/来源:大美陕西网 /

庚子春节以来,长时间蛰伏家中,不能与亲戚朋友走动相互拜年、聚会聊天、喝酒品茶,确实令人心中郁闷,对好动不爱静、爱群居不爱独处的我,尤其难耐, 一下子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神经也有些难以承受了。

我便发微信和朋友回忆多年前到渭北原上秋游的情景。那 里,山是活的,水是动的,风吹过来,一股泥土气息令人感到清新爽快,心胸顿开。山坡地长着无数酸枣树,绿绿点点的碎叶,红豆似的小果,宛若绿丛中的点点红星在闪烁。当你着急动手去采撷那迷人的小果时,掩在叶下那纤细的酸枣刺会轻轻地刺你一下,使你那莽撞的手迅即缩回,而尽量让你动作轻柔些,那一种淡淡的疼痛,令人回味。当时, 面对美妙的大自然,我不由得想,假若能天天与山相伴,与风相伴,那该多好啊!我想得如痴如醉,而头上那片闲云却飘一飘、停一停,欲语还休。对面山上,一股青烟袅袅生起。我循烟望去,却有一土屋宅院,屋门虚掩,静若寺宇。我不禁想:住在那半山的人家,吃些什么?油、盐、酱、醋这些生活不可或缺的用品,又是怎样一瓶一钵、一坛一罐的带到山上?这样看来,即使隐居深山“云深不知处”,依旧是脱离不了人间烟火的。  

友人在微信中告诉我,说我们常常烦恼,是因为我们不够豁达,不像山,以不变应万变,永远沉着;我们常常失望,是因为我们太贪心,不像山花,山梁上开,悬崖上开,道边上开,石缝里也开。没有奢望,只有本能。友人还说,幸福其实是一种及其主观的自我感觉,一个人如果总觉得自己很痛苦,也许是他把自己幸福的底线画的太高,期望值过高,欲望太大,与现实产生了一定的差距,所以痛苦就降临了。退一步讲,即使你遇到灾难和不幸,此刻你适度的调整一下幸福的底线,降低一点要求,对自己调整心情、度过难关、坦然面对生活是大有好处的。还记得俄国作家契诃夫说的话吗“如果你手上扎了一根刺,那你应当高兴才是,幸亏不是扎在眼睛里。”原以为这是一种幽默的调侃戏谑,现在想来,其实是一种豁达的生活态度和人生智慧。  

友人的话引发了我的思考,碰出我是思维的火花。是的,作家史铁生曾这样写道:“生病的经验是一步步懂得满足。发烧了,才知道不发烧的日子多么清爽。咳嗽了,才体会不咳嗽的嗓子多么安详。刚坐轮椅时,我老想,不能直立行走岂不把人的特点搞丢了?便觉天昏地暗。等又生出褥疮,一连数日只能歪七扭八地躺着,才见端坐的日子多么晴朗。后来又尿毒症,经常昏昏然不能思想,就更加怀念起往日的时光。终于醒悟:其实每时每刻我们都是幸运的,任何灾难面前都可能再加上一个‘更’字。”这实际上和契诃夫一样,在为幸福画底线,只是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同,底线也就各异而已…… 现在我们虽然们在家里不能随意出门上街溜达,但总比住在有疑似病例被完全封闭隔离要好,起码可以在小区院子里转悠;住在被封闭隔离的小区总比自己有疑似新冠肺炎的家人要好,起码不用提心吊胆的住在医院监护室;自己家人有疑似病症总比确诊患有新冠肺炎要好,毕竟还有仅仅是疑似的可能,还可能被排除;纵使确诊了还能治疗也有康复的可能......何况咱们家里有吃有喝,咱们个人能吃能喝!好好呆在家里,不给国家添乱,不给亲朋好友找麻烦,不打扰别人的幸福修行,本身也是一种美德和善行。

这时,一位远方的朋友发来微信:“不小心掉进了路边的水洼,溅起了一身的泥浆,却暗自庆幸,幸亏不是深井!”读着它,我笑了。 是啊,不过是再蛰伏几日嘛,都立春了,花开的日子还会远吗?


大美陕西网
微信二维码扫描关注
官方微公号

Copyright © 2020 大美陕西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联系客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