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柯尊勇:在艺术的道路上深耕远行

文/高健   2019-01-16 13:56    大美陕西网    人气 ·     

秋潮夜落空江渚,晓树离离含宿雨。伊轧中流间橹声,卧听渔人隔烟语。

2018年12月31日予和石泉县志主编柯昌平先生、牙科专家陈全林先生、药剂师董才兰女士及她小女一道,拜会了予数年未见的老朋友平利籍书法名家柯尊勇先生。

早上8:00点钟从石泉出发,天上飘着雪花,寒风凛冽,但,压不住予激动的心情,和朋友一路喜笑颜开,当到平利境时,途经女娲山连穿高速三隧道,每出一隧道口真是一景赛过一景,仰望山顶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天地一色、须臾之间大地、山川、万物仿佛做了美容似的,顿时冰清玉洁、素雅美丽、自有千般妩媚、万种风情、停车小觑一种脱胎换骨似的清新雅韵扑面而来。我好想,好想张开双臂,把这玉洁冰清的世界揽入怀中。此时,洋溢着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朋友们时不时拿出手机纪录着美景,顿感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树木披上了盛装,被天女散花的雪花整整裹了起来,坐在车里闭目养神浮现的是雪花翩翩起舞,回味昨夜还是落叶、残枝、泥泞、枯草,眨眼间已是“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交流四水抱城斜,散作千溪遍万家。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

再看路边树木早已被装点成玉树琼花,路两边错落有致的建筑物也都被粉装玉琢,我惊叹道!大自然太神奇了。予凝视着车窗外那天际飞舞着片片羽毛般的雪花,仿佛九天仙女将朵朵洁白的鲜花撒落人间,我在想是不是我们途经女娲山,女娲娘娘显灵了,欢迎着我们的到来。

我久久凝望着车窗外那漫天飞舞的雪花,下吧!下吧!下吧!今天是2018年最后的一天,瑞雪兆丰啊!当来年冰雪融化时,种子将萌发嫩芽,杨柳将抽出新绿,田野将披上锦绣;如果说生命之源,冰是睡着了的水,不要打扰,我要轻轻滑过、蒸汽乃是它的灵魂,而我却能感受到它是有生命的存在;当雪融化成水滋润着万物之灵。

早上11:00整,我和朋友抵达柯先生的书法工作室,柯先生已等候多时,互致问候品茗论道寒暄后,现场观摩了柯先生的书法表演,没有一点花架子,先生的本家子昌平先生不禁啧啧称奇说:“这是他看到的最传统的书法”我对他讲,我与先生交往几十年了,先生从不认为他自己的书法不得了,给我的感觉是真人不露像,不显山、不露水,几十年来他在翰墨海洋里搏击,终集大成,我想用金声玉振喻比,一点也不为过。与之聊天,我说:“你现在书法不得了,了不得了”。先生却说:“他学习书法只是闹着玩,一种爱好而已”可能也就是他闹着玩,才玩出了境界,在玩出了一片新天地。

我继续对昌平先生讲:先生早年就读于西安交通大学,电机系毕业,电机学很难学,我上西安电校时学了三年电机学,我几乎没有学懂过,对这门课的整体感觉是云里雾里,考试最好成绩没有超过70分。你想想先生是专门学电机学的,他的专业就是电机学,先生是老牌大学生,又在平利电机厂有过实战的洗礼。我调侃说:“先生应该算是高级知识分子吧?”他不但是电力专家而且是平利籍书法名家,尤其对平利供电公司的电力建设,电网的长远规划、网架结构、变电站布局、电力网络的形成奉献了几十年,业绩功不可没。其书法他的声名早已远播,常来求字的人络绎不绝涵盖无数省份。几十年来我几乎每年都要到平利拜会柯先生,在一起相聚几天,畅怀忆人生,只是近些年来因闲杂事务缠身,有所中断,我们在一起时通常是无所不谈,我藏他作品已有年,传统功底很深,先生从未卖过一幅作品,可是先生对我每每都是慷慨馈赠,聚几十年之修为,学养、修养、融入一身;借用一联盛赞先生“诗品书品艺品人品至上,文气才气灵气骨气当先。”观先生书写作品如:“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松下听琴,月下听箫,涧边听瀑布,山中听梵呗,觉耳中别有不同,方不虚生此世耳。”给人一种别有洞天之感,进入美的意境,观其作品一窥而知全貌。

在我眼里,先生温文尔雅,低调谦逊,视野开阔,不慕名利,是一位有着执着追求的书法艺术家,是一位德艺双馨的书法家,在书法的领地里,他始终坚守着他心中的那一片心灵的高地,在书法翰墨里深耕远行,描绘着他心中的高地,他博学多才,但为人谦恭,他把书法艺术无私地奉献给了社会,讴歌家乡的美好,我认为他是文化大使。在今天精神的力量非物质可替代新时代,在丰衣足食的状态下,在灯红酒绿面前面对各种诱惑,在浮躁喧嚣的环境里,他仍能保持平和宁静的心境,痴情于民族文化,着实可亲可敬,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想想为了啥?在新时代我们需要正能量的传播,太需要祖国传统文化的传承,更需要寻找高层次灵魂需求,我想这一点柯先生做到了。

说真的几十年来,我也曾见过不少书家,书写之前先是自诩一番,且头上戴着无数的桂冠,咂一看此人来头不小,初次接触只听言谈已经把人吓住了,书写时装神弄鬼,其手一出高下立现,已知是冒牌货了,在当下此中人比比皆是,真是悲哀又悲哀,我在想他们不在传统文化上下功夫,弄那某多虚悬干什么?岂不是丢人现眼,难道他们自己没有感觉吗?

我虽然不懂书法,也不懂绘画,但现代工具的电脑、手机,马上可以看出其书法及绘画作品的优劣,拍下图片在电脑里在手机里,点击放大数次外行人都能看出好坏,其书法笔笔交代清楚,书写线条不模糊、提按顿挫、不凌乱有深厚地传统根底渊源定是好作品;绘画放大后,各种人物、花鸟、山川、皴法清晰可辩,那作品一定差不到哪里去,这是我的体会,我始终认为无论是书家、画家,如果连基本技法、技能等基本要理都不能完全掌握,怎么能称其为家。

我观先生书法作品,功底深厚、拙中见秀、行云流水、儒雅大气,愿年近古稀的柯尊勇先生,继续续写黄昏颂,续写新高地、续写新春天。

责编:LINGUAN